[退出]

铜陵生活热线_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
铜陵生活热线>阅读 > 正文

陈明仁当面顶撞蒋介石始末

2018-03-14 16:50:15 来源:铜陵生活热线

陈明仁是中国近代军事史上的一位着名将领,他从立志救国投考黄埔军校踏入军旅开始,并由中华民国的中将转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上将,这一生堪称传奇。或许正是因为过于传奇,有关陈明仁的各种传说逐渐成为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。


陈明仁

综观陈明仁的一生,有过三起三落。其一,是从师长的职务上被撤职,降任师参谋长;其二,是复任师长,却因当面顶撞蒋介石而被先撤职,后调有职无权的副军长;其三,则是在四平立功,结果却是左手拿着青天白日勋章,右手拿着撤职令。但无论是哪一次,陈明仁都能重新崛起,再次充当要职。或许正因为如此,这三次经历成为谈论陈明仁生平必不可少的部分,渐渐地,时间、地点、起因、经过、结果也因不同人的叙述演变成多个版本,令人难分真假。

笔者现以当事人陈明仁和蒋介石的日记为主要依据,来介绍三次事件中的第二件,即“当面顶撞蒋介石被撤职”的真实经过。

对于这次事件,坊间流传最广的版本大致介绍如下:约在抗战中期,时任预备第2师中将师长的陈明仁率部驻防云南某地,当时该师奉命修建城外工事,参与作业的士兵衣衫褴褛,恰巧被暗中视察的蒋介石看到并引起不快,在召来陈明仁询问原因时,又因陈当面顶撞,甚至骂蒋,而被蒋下令撤职查办。

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,首先要确定发生的时间和地点。通过陈明仁日记和蒋介石日记的互相印证,可以得知事件的发生时间为1942年2月28日下午,地点是昆明西山三清宫。

蒋介石日记:“十时到空军志愿队驻所,对高级军官八十余人训话,对于战局形势阐述颇详也。正午宴军官毕,回寓。下午访亮畴病,与阮肇昌次长同游西山三清宫,见预备第二师士兵,军服破烂,比叫花子犹不如,心伤莫名,可知高级将领对各部队士兵日常生活,毫未视察也,可痛。”

陈明仁日记:“八时率参谋长、各团长乘车到空军招待所,听委座训话。十时开始,十二时完毕后摄影、会餐。午后二时率同去人员返部,批阅文件。”

从以上两人日记所记内容我们可以得知,蒋介石先是在上午对陈明仁等80余名军官训话,随后在中午一同会餐,宴毕各自散去。蒋介石随后在探访完生病的“亮畴”(笔者注:卢焘)之后,决定叫上军训部次长阮肇昌一同游览西山三清宫。就在此时,他碰巧看到了“军服破烂,比叫花子犹不如”的预备第2师士兵,从而引起不快。

据陈明仁事后所说,预2师士兵之所以服装破烂,是因为“抗战期间,公家所发的衣服质量太差,一件棉衣规定要穿两年,事实上一季都穿不到。而那年冬天,又只发给我们四成新的棉衣。所以,士兵服装自然是很烂的。我的部队到云南后,又经常担任筑工事,每逢工作,做工的部队通通把好的衣服收起,临时发给烂的”。但蒋介石却主观的认为陈明仁“对各部队士兵日常生活,毫未视察”。而陈明仁在当天下午2时返回驻地批阅文件,对发生在三清宫的事情完全不知情。

或许蒋介石在事后认为有必要给陈明仁一个当面解释的机会,因而在3月1日决定召陈明仁一见,他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“上午……分别会见各军官长与耆绅共五十人。下午休息后,即由昆明起飞,七时到腊戌”。陈明仁在当天的日记则是这么写的,“六时起床,朝会、纪念周同时举行”。

通过蒋、陈日记互相比对,可以得知蒋在当天上午召见了50人,但似乎并没有见到陈明仁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陈明仁在3月2日的日记解开了这个疑惑:

“六时起床,接杨文榜函告,谓委座召余及张参谋长、郭书记往见。因总部电话未打通,及知道此事时,委座已离昆明去矣。余阅悉此信后,认为总部太疏忽,关系余个人甚为不利,终日忧愁不安。下午接孟惠报告,详述二十八日下午委座游金殿时之情形,对一切均好,唯对士兵服装破烂表示不满。余此时深知委座昨日召见必与此有关也。总部疏忽,未将电话打通,亦不派汽车来接,必引起委座愤怒无疑。余之前程又由光明而入黑暗矣,可叹。果是气运有定数乎?”

由此可知,陈明仁直到3月2日,也就是事后第三天才得知发生在三清宫的事情,且由于3月1日总部(笔者注:第11集团军总部)打电话给预2师师部没有打通,丝毫不知蒋要召见他。更因为蒋在当天下午坐飞机离开昆明错失当面解释机会,或会引起蒋的“愤怒”,并影响自己的前程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里陈明仁用了“又由”,想来是想起了当年由第80师师长降任第2师参谋长的经历。

事情果如陈明仁所担忧的那样,他在3月3日这一天接到了调任第71军副军长的命令,并且经过打听,他落实了自己被调职的原因。在这天的日记中,陈明仁是这么写的:

“六时起床,奉总部转到委座手令:调余为七十一军副军长……午后三时……探听得调职原因:一因工兵第二连士兵服装破烂,在金殿作工,为委座所目见。二因一号召见不到。纯系恶意的调职。心殊怅怅,窃思五年来费尽心血,无一不在其他部队之上,好处不能给上峰知晓。此次两椿差处,均与余毫不相干,服装只发四成,当然破烂。其他部队皆然,不仅本师也。召见不到,乃是总部疏忽,余直至二号始接杨团长报告才知道此消息,其是冤哉枉也。命也如斯,夫复何言。”

陈明仁的担忧成真了,他果然因为士兵服装破烂和第二天召见不至而遭到了调职的待遇。不过蒋介石还是给了陈明仁一次解释的机会,那是在3月4日。对于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情,陈、蒋两人在日记中都有所记录。先来看看蒋介石是怎么记的:“下午陈明仁来见,甚放肆,大言无忌,因之发怒,令宪兵扣押赴渝……”

蒋介石在日记里用到了“甚放肆,大言无忌”,这在蒋的整个日记中是绝无仅有的。那么陈明仁究竟怎么放肆和无忌了呢?蒋介石没有明说,所以还需看看陈明仁日记中的说辞。陈明仁是这么记的:“下午……三时廿分到达金碧别墅,三时半晋谒,不数语即引起委座大发雷霆。余亦以此事太遭不白之冤,恃受妄言,说明服装破烂,余不能负责。当时态度言辞不免过剧,致被收押,责令宪兵十三团于明日送往重庆。余以无罪,心甚泰然。侍从室诸友劝余暂时在该处休息,等待机会,俟其怒气稍平,当可挽回。四时,宋、关两总座到,侍从副官告以此事。两总座即来余处慰问,并自称力保。五时在该处晚餐。六时两总座将此事解决,恢复自由。”

由此可见,陈明仁终于等到了当面向蒋介石解释的机会,却由于“恃受妄言”,而使蒋“大发雷霆”,并被蒋当即下令“收押”,准备在第二天解送重庆处理,幸得宋希濂和关麟征向蒋“力保”,这才重获自由。


《陈明仁日记》,陈明仁着,胡博、陈湘生校注,解放军文艺出版社,2017年11月

事情至此,真相大白。其一,该事件的发生时间为1942年2月28日至3月4日,一共五天。其二,事件的发生地为昆明。其三,涉事士兵的确切部队番号为预备第2师工兵第2连。其四,蒋介石确实看到了工兵第2连士兵“军服破烂,比叫花子犹不如”。其五,陈明仁确实在成功见到蒋介石,因当面顶撞而令蒋发怒,甚至下令扣押,但并无骂蒋之言。其六,陈明仁并没有被撤职,而是被调职,且调职在前,顶撞在后,这说明了调职与士兵服装有关,与当面顶撞并无关联。

至此,笔者相信,多年来对此事件的种种流传可到此为止,通过两位当事人的日记所记,足以正视听了。(文/胡博)

文章标签: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热度: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 QQ空间 微博    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铜陵生活热线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